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互联网时代,我们与心理咨询的距离

时间:2023-04-20 11:03:10 | 浏览:1835

图/IC 虚拟咨询室里,罗辛看到了自己已经离开十多年的原生家庭,投下长长的影子。不再假装视而不见,重新塑造与父母的关系,成为他决心要做的事情。“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尝试一下心理咨询。”饭桌上,罗辛谈起半年前开始接受心理咨询。话音未落,罗辛突然

图/IC

虚拟咨询室里,罗辛看到了自己已经离开十多年的原生家庭,投下长长的影子。不再假装视而不见,重新塑造与父母的关系,成为他决心要做的事情。

“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尝试一下心理咨询。”饭桌上,罗辛谈起半年前开始接受心理咨询。

话音未落,罗辛突然注意到,对面的林嫣眼眶泛红,眼泪似乎已止不住。罗辛有点慌了神,不知道还要不要说下去,也没有去问,匆匆将话题引向了别处。

林嫣也有隐秘的角落——医院精神科的量表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并没有心理疾病。但是,当失眠、早醒、呕吐这样的生理反应接踵而至,林嫣还是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很不对,这是身体在发出信号。

她亦想起心理咨询,但没有选择线下咨询室,害怕大费周章。坐在家里,打开手机,线上平台随手可得的快捷和“99元三次”的体验价,让林嫣暗自感慨,哪怕不太合适,是不是也无所谓?

从弗洛伊德的时代算起,心理咨询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这个诞生在欧美社会的舶来品,在中国社会留下的印记既新鲜,又有些许潦草。据估计,中国全部活跃的心理咨询师加起来大约只有20万——平均每7000人拥有一个——假设他们真的想拥有的话。

过去几年,互联网颠覆了很多行业,但也有些异类,在浪潮冲刷中顽固得像一块礁石。在这个“以生命影响生命”的行业,很多变化已经发生,但更多的改变还在路上。

看见内心的小孩

曾像很多人一样,罗辛以为心理咨询是“心里病得很重”的人才需要,他显然并非如此。

很久以后,面对罗辛询问,林嫣回想起来自己当时为何反应如此之大。“我感到你好像放下了很多事情,一些压在你心头的石头被慢慢挪开了,有一种活得轻盈的感觉。”林嫣告诉罗辛,“这个感觉真的很好啊。我就在想,如果有可能,我是不是也可以拥有这种感觉?”

林嫣想缓解工作压力,更想知道为什么会在工作中近乎“虐待”地苛求自己,为何常常疲惫得像一颗耗光了电量的电池。

“你是不是从小就会有一种信念,就是说,你必须要非常优秀,才有可能生存下来?”在视频的另一头,线上心理咨询师的提问,让林嫣回想起小时候是如何感受到父母的期待,自己又如何“像一件商品一样”被父母向旁人炫耀。这在她幼小的心灵中种下了一颗种子:自己只有足够优秀,才值得被爱。

林嫣看见了内心的那个小孩,在面对“内心父母”时,是多么的无力。好在,一旦开始意识到这个事情,林嫣感到自己的痛苦就有了丝毫减轻。当她再次在工作中把自己推到极限时,内心的父母和孩子中间似乎多了一个声音,轻轻地说,你可以不必永远听从,你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无力的小孩了。

本是陌生人,又隔着屏幕,打开心扉难言简单。

结束第一次咨询尝试后,云扬再也没有打开手机上的那个心理咨询APP。“我只是发泄了一下,哭了一场,但是并没有很好受,反而觉得害怕。”

云扬是在朋友推荐下开始线上体验。此前,她的选择是与亲人、朋友倾吐。尽管有时候回应她的是不耐烦甚至一场争吵,但在许多次决裂和复合之后,这种“甩都甩不掉”的亲密和信任感让她觉得安心。而心理咨询,在她的印象中,是“只有精神方面有疾病,已经不能正常生活的人”才应该去做。

“他问的每一个问题都很精准,都会问到我的痛点上,会让我说出一大堆话,到后面我就哭了。”云扬回忆起那次咨询过程,“哭的时候我就开始害怕,觉得自己被看透了。”

更让她失望的是,在自己讲述了那么多之后,对方并没有抚慰自己,也没有多少回应,始终是“冷冰冰”的状态。这让她觉得没有被尊重,更是想起了无助时刻不回自己微信的朋友。

没有建立起信任的感觉,这次咨询已经是一个注定的失败。“我已经跟你讲了这么多,你是不是应该也要给我一点?”云扬讲述时,愤怒的感觉回来了。“这不是‘咨询’吗?我想让他告诉我该怎么做,而不是跟他一起成长。”云扬知道,这样的成长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可能还需要多至十次二十次,这超出了她忍耐的极限。

引导来访者自己去探索,这可能是心理咨询无论流派共同的方法论。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咨询师习惯与来访者并肩前行,而有些则更愿意化作一个路标,仅仅在必要的时候给予提醒——这是一个风格问题。知道这一点后,云扬的怨念少了一些。即便如此,她也不愿再尝试别的咨询师。

“试错成本还是太高了。”虽然在这个手机APP里,所有咨询师的自我介绍、用户评价都一目了然,点进去就可以预约时间,但云扬还是看到了互联网并没有打破的壁垒:简介里那些看不懂的名词,遇到一个不匹配的咨询师之后如坐针毡的50分钟,以及面对陌生人暴露自己隐私的不适感。

打破“围墙”

成为一个心理博主,严艺家多少带着一些“赌气”的成分。短视频APP里,一众所谓的“心理学”账号,靠着“如何击退小三”“如何留住男人的心”赚足了流量。

从事心理咨询的同行们看到了“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看不惯一样东西,别总想着捂住别人的嘴巴。”严艺家决定行动起来,“我想的是,怎样去发出自己更大的声音,让更多人可以听见。”

算法机器无声的轰鸣中,掌握“流量密码”的玩家才能胜出。在这方面,十几年的咨询经验帮不到她太多。在经历了并不顺利的开局之后,严艺家才慢慢找到了自己的风格——理性,有温度——这是一个咨询师所熟悉的状态。

做博主的过程,也带来了对自己更多的了解。严艺家最初选定儿童青少年心理领域,这也是她本职中最熟悉的话题。但在用户的潮水中游着,游着,她发现自己抵达的海域其实是“女性成长”。“你是什么,别人会被你的哪方面吸引,确实是容不得伪装的。”在输出的时候,严艺家才发现,自己对女性成长话题,原来有那么多思考。

在博主与粉丝之间,永远是一个互相吸引的过程。常常有粉丝向她表示感谢,告诉她某条内容对自己帮助很大。严艺家会告诉对方:“如果你觉得我帮到了你,其实你也要谢谢你自己,因为一定是某一个部分的你和我产生了共鸣。”她也相信,这种共鸣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聚越多。

在与粉丝互动中,她越发感受到弗洛伊德惊人的概括力。“爱与工作是人性的基石”,这是他的名言。职场和亲密关系,也是人们永恒不变的话题。年龄小一点的,还会关心学习。严艺家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咨询与传播的边界——用内容为他们解惑,但从不提供咨询。

独立执业三年后,张勋关掉了自己的心理咨询室。

大三那年,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开始招收实习咨询师。作为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张勋所在班级十几位同学加入。然而到了大四,就剩下他一个人。

写毕业论文时,也只有他一个人以心理咨询为主题。毕业几年,张勋发现,“只有一两个同学还在做咨询”。

“我的入行,比绝大多数同行都要顺利太多了。”身为“90”后的他,一毕业就开始了独立执业,地点选在自己的家乡四川绵阳。而据他所知,“这一行绝大多数都是先从兼职干起,再慢慢转为全职。”

心理咨询机构不像饭馆到处都有,它们的分布极不均匀。一线城市最多,省会这样的大城市也有一些,到了地级市就特别少,而县城里面,则基本是一片空白。在张勋的咨询室里,曾经有一个来访者来自绵阳下辖的县城,要开车三个小时过来,做完咨询再耗时三个小时返回。

学校学习时,线上做咨询是老师们未曾考虑过的教学场景。张勋和同学们的课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项内容,是怎么布置咨询室。不同于生活中的面对面而坐,咨询室里,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会有一个90度的夹角。沙发的选择也有讲究,选布面还是皮面的,这些都会向来访者传达出非语言的信息。一切都细心准备好,等待来访者在这里敞开心扉。

但与帮助来访者这个目标相比,这些考究随时会变成细枝末节。一个基层公务员通过网络找到张勋。他来自一个边远地区,边远到连手机信号都不太稳定。线下咨询是不可能了,连视频也不现实。两个人只能借着2G信号,打电话做咨询。

一颗来自遥远无名之地的心灵,因为不绝如缕的网络,得到了些许来自21世纪的抚慰。

7万块,包教包会

决定从互联网大厂辞职、转行心理咨询之后,唐蔓焦虑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关闭了自己的朋友圈,同学朋友们在里面晒的升职、加薪、旅游、美食,终于都看不到了。

临走时,部门领导和她谈了心。七位数——这是熬到总监这个层级可以拿到的年薪。唐蔓承认,在眼前闪过这么多个“0”时,自己有过一瞬间动心。

但是,她去意已决。

在这里,她找不到自己的意义感,更不喜欢大公司常有的矫饰氛围——无论对内还是对外,夸张、包装、美化,都是争抢稀缺资源的必备生存工具。而她发现,自己十分在意“跟别人真诚地相处交流”。

对于唐蔓来说,心理咨询能够帮助别人,是一件“有价值、可以长期做”的事情。不过,离职转行,也没敢跟家里说。她也知道,这不仅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而且对于像她这样非科班出身的人,甚至并没有一条明确的路。

2017年,人社部取消了心理咨询师的职业技能鉴定和职业资格证书,国家主导的行业准入门槛成为历史。然而,五年多过去了,市场并没有优胜劣汰出一套新的标准。

大众点评上,北京评价比较高的线下咨询机构,全都被她问了一遍。但他们需要的是成熟的心理咨询师,经验、证书,或者学位,至少需要一样。聊着聊着,他们也会提出,自己的机构有培训项目,缴纳数万元学费,完成学习就可以得到一些实习的机会。也有机构要求新人要从前台接待员做起,再慢慢转为顾问,最后才有做咨询的机会。这一天遥遥无期,而在此之前,也只能拿到极为微薄的薪水。

不过,互联网行业所稀缺的真诚,在这里似乎格外充沛。“你真的确定吗?”在一次面谈之前,对方在电话里反复跟她确认,“前期你需要很多投入,未来也不怎么赚钱。”在门店里,这位中年女性咨询师大方地告诉唐蔓,自己原本是一个房地产销售,这两年行情不好,老板只好利用手头的客户资源做起了心理咨询。

她给出的培训报价是7万块,三个月,包教包会。大约半个小时后,唐蔓礼貌地辞别了。她不敢相信自己能在这里学到真正的心理咨询。

辞职后,唐蔓和丈夫的收入少了一半。但搬到北京边上的一座小镇上,生活成本却也低了许多,两个人甚至有了一些积蓄。在几个公益心理援助平台积累了一定经验,她得以入职一家初创咨询机构,成为一名线上倾听师。

相比于系统的咨询,倾听更多的是提供一个情绪出口。即便简单如此,唐蔓发现,绝大多数人在生活中真的找不到哪怕一个人,能够听自己倾吐半个小时,还能够不轻易厌烦、打断,也不随意做出道德评判。

生活在这个小镇上,摩天大楼、商场和网红咖啡厅都远去了,心理咨询培训成了她最大的花销项目。互联网的边际效益开始显示出魅力,她可以用比线下低得多的费用,听到徐凯文、林旻沛的课程。这些名字让她感到放心,也越发确信自己学的是真正的心理咨询。

了解得越多,唐蔓就越感慨,这个赚不来什么钱的行业,对从业者的要求,却又是那么多。不能给亲人、朋友做咨询——这叫“双重关系”;也不能跟来访者发展成为朋友,更不要说恋人——这是大忌;要经常接受更有经验的咨询师督导——复盘咨询过程的细节,获取建议,判断自己的处理方式是否合理,状态是否需要调整;如果当前咨询进行得非常不顺利,或者判断对方可能有精神方面疾病需要接受治疗,就要及时“转介”。

在听到“督导”这个概念时,不只一个朋友脱口而出:这不就是“传销”吗?上线赚下线的钱,资深咨询师赚新手咨询师的钱。但唐蔓知道,心理咨询的本质,是一门以咨询师自己为工具的“手艺”。即便上了许多课,接受了不少培训,但在面对另一个人的内心的时候,什么样的情况都可能发生,没有教科书提供标准答案,也没有公式可以拿来计算,站在身后的督导,是她面对许多棘手问题时,可以寻求帮助的那个人。

这一次,站在她身后的督导,是张勋。

虚拟空间一把双刃剑

快到预定的咨询时间了,唐蔓突然开始纠结起视频背景。坐在日常办公桌前,电脑的摄像头会拍到背后墙上一排毛绒玩偶,那是她从旅途中带回家的纪念品。

“一个好的咨询师应该像一面干净的镜子。”这要求唐蔓尽量避免过度暴露自己的生活。但是之前几次咨询,一直都是这个背景,如果换成一面白墙,来访者或许也会感到奇怪。

唐蔓的第一次咨询,来得让她有些猝不及防。对方是一个年轻留学生。在经过几次倾诉之后,他提出希望唐蔓能够给自己做咨询。

被肯定的欣喜,很快被新手的惶恐感淹没。张勋给她打气:首先,国家证书取消后,这并不违法;其次,对方信任你,才会提出这样的请求,拒绝他,反而是没有把来访者的利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最后,即便你真的做得很失败,那也可以转介给其他咨询师。

结果比她预期的还要好。随着咨询开展,对方获得了肉眼可见的成长。他还介绍了自己的好友前来做咨询——唐蔓现在是有了两个固定来访的新手咨询师了。

张勋关掉自己的心理咨询室,发生在两年前。起因是独自执业带来的枯竭感。在绵阳这样一个地级市,心理咨询师是“稀有物种”。没有同行,没有协会,也没有聚餐或者交流,他每天一个人工作和生活。每次咨询一结束,一种萎靡的感觉就开始蔓延。

但张勋没有离开这个行业。他先是来到成都,加入一个更大的机构。虽然从“个体户”变成“打工人”,但在这个有同事、有群体的地方,他至少不孤独了。除了咨询,已经足够资深的他还做起了督导——唐蔓正是他远程督导的新手咨询师之一。

不久前,张勋又加入了一个新的团队,在一个沿海省份承接地方政府推动的心理咨询服务项目。原有的咨询和督导仍在继续着,网络给了他更大的自由。

互联网让新手咨询师更容易入行吗?在张勋看来,互联网扩展了咨询师能够触达的范围,新手咨询师也更容易获得足够数量的个案,从而成长为成熟咨询师。坏消息是,在抽离了现实的虚拟空间里,一份高质量的咨访关系,也更难建立了。在业内,人们的共识是,这是比咨询技术更能起作用的地方,因为它是用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去推动改变发生,是用生命去影响生命。

而当咨询师与来访者不再共处一室,来访者的投入难免降低,在细节处呈现的信息也更难被咨询师捕捉,这会导致咨询质量下降。当来访者选择一个咨询师就像点外卖一样方便时,来访者结束一段咨访关系的难度,也下降到一个沉默的对话框,或者一个关闭了的APP。

这对新手咨询师无疑是巨大打击。“一个愿意从事心理咨询的人,本身其实是带着很强的利他心的。你想要帮助他人,但是当你真正去这么做了,却发现你似乎没能帮得了别人。这种挫败感,会让很多新手咨询师选择离开。”这是每位咨询师必经的一道考验。张勋清楚地记得,曾经的自己,在看到来访者没有因为咨询而成长时,“我也觉得很沮丧,我就是在浪费别人的时间。”

孤独感也会是袭扰新手咨询师的常客。越来越多的新人可以通过网络学习和执业。但是,在张勋看来,作为一个行业,同行之间在现实中的连接,那种属于一个行业、一个群体的归属感,依然无可取代。在无数个时刻,它能够帮助咨询师对抗自己内心的孤独。

资本催熟,“他们都逃跑了

“献给吃尽苦头依然不逃跑的人。”从大学开始算起,黄伟强40岁的人生里,一半都与心理学有关。他是心理服务平台“壹心理”的创始人。在一次行业分享中,他把这句话放在了演讲PPT的第一页。

黄伟强更喜欢被人叫“老黄”。从2011年创立壹心理到现在,他可能比所有人都更清楚,如果把心理咨询当一门生意,那它的投资回报率不算好。“但是世界不只一个逻辑,除了商业回报,还要看自我价值的实现。”老黄说道,“我们得有一个更大的逻辑,才能做得更久一点。”

创新创业火热的那几年,有很多互联网人涌进,但是一两年后,他们都逃跑了。这是一个资本都无法催熟的行业。

“什么才是中国人喜欢的心理服务方式?心理咨询是吗?”黄伟强问自己。“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推广起来那么难?”

没有答案。这种困惑的感觉,在老黄还是小黄的时候便有了。中学时期的他是个文学青年,酷爱阅读,在作家们文字的缝隙里瞥见了人性的幽微,乃至酷烈。“同样是人,为什么有些人会做出这些事情?”在高考志愿里,他全部填报了心理学,这个学科似乎能够引导他找到答案。

很难说,在这条路上,老黄是得到了更多的答案,还是遇到了更多的问题。这个曾经的文学青年,现在是要为360多个全职员工、2000多个咨询师负责的CEO。这个规模与互联网大厂相比可谓不足挂齿,但已经是心理咨询行业能够孕育出的大型头部平台。

“你内心肯定有着某种火焰,能把你和其他人区别开来。”

在那次分享的最后一页,老黄引用了南非当代小说家、诺贝尔奖得主库切的这句话。老黄和他的同事们不会不明白,人们需要解决问题,而且要更快,更低成本,更简单。这是人性,也是所有行业都要面对的问题。

心理咨询尤为格格不入的地方是,它不提供多巴胺,也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咨访关系是整个咨询工作的核心。”李可说道,咨询里很关键的一点就是咨询师和来访者是否匹配。而咨询师所传播的内容,可以让来访者提前理解自己,大致了解能不能从他这里获得帮助。如果来访者已经非常认可一个咨询师的分享,认可他曾经做过的事情,那就非常容易建立起牢固的咨访关系。

在心理行业摸索了快20年的李可,除了壹心理合伙人之外,还有一个身份——行业媒体“心榜”的主理人。他想让咨询师们被看见,也想让他们互相看到彼此。“这个世界每个人都会受伤,很多时候会不被理解,就像一座孤岛。他们需要被看见。心理咨询师要做的,就是这个。”李可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职业本身也需要被社会看见,被更多人了解。”

李可读大学时,人们获取知识的主要渠道还是书报杂志。书店里,心理学的书籍并不好找,它们大都隐身在“心灵”“成功学”的书架上。微博的出现,让心理学在人群中的热度显著提高。“最开始是对心理现象的好奇,接着是工具性的心理知识的普及。”李可盘点着心理学在互联网上走过的足迹,“再到后来,心理学开始真正地进入人们的情感和体验。”

李可还记得几年前知识付费大火的日子。曾经,人们坚信,只要我们掌握了足够的知识,就可以解决焦虑,消除生活的不确定性。而现在,人们对于外在知识的痴迷开始褪去,内心的体验正在得到更多重视。

疫情带来了更多焦虑,但在李可看来,这也让人们重新关注起自己。“前些年,我们都在关注物质,关注外在,关注发展有多快。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回归。”

只是,当内在需要产生的时候,有多少合格的咨询师能够接住人们的焦虑,还是一个问题。“心理咨询的入行成本太高了。”李可说,督导、培训、体验等许多过程都不是在学校里进行,只能自掏腰包。这让心理咨询这个行业的四周,仿佛围着一片沙漠。

李可看到,一批又一批带着梦想试图走进来的新人,一两年后就走丢了一半。到了第三年,八成的人都已经不见了。

围龙屋与大海

2022年,严艺家带着两个孩子飞到伦敦,开始了攻读心理治疗博士的四年旅程。在课业和生活挤压下,严艺家在网上更新内容的频率低了许多。曾经有一些时刻,她产生过一个念头,要把做博主这件事停一停,专心投入学习,但是不可以。她并不讳言,做博主也是在为自己赚学费。而靠心理咨询,短期内挣不到这些钱。这是她与这个商业社会之间,做出的一个小小的妥协。

十多年前,严艺家第一次成为妈妈。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她观摩着老师演示与婴儿进行心理干预的个案。突然有那么一个瞬间,她有了一种被击中的感觉,仿佛看到了自己可以做一辈子的事情。十多年过去了,严艺家仍期待着,到了自己七八十岁的时候,可能没有人还记得自己做过心理博主,但会记得她是一个心理咨询师。

黄伟强坦陈,心理咨询业务的收入,在养活壹心理360名员工上其实出力不多。来访者支付的咨询费用主要给了咨询师,公司抽成比例很低。壹心理能够活下来,面向咨询师的心理咨询课程、培训服务其实贡献了大头。在这两者之外,公司也为咨询师的督导、转介等需要开发了APP。

这些同样不怎么赚钱的业务,老黄形容是“挖下水道”的活儿——人们看不见它,但它又是一座城市赖以正常运行的基础设施。他还记得,在推出这些APP之前,咨询师的个案转介基本靠在朋友圈、微信群这样的地方“吼”。但是也正是看到了更远更大的价值,自己才要去做这些难而正确的事情。

身为一个客家人,老黄感到,自己的性格中似乎有一座围龙屋。这是一种可以在战乱中当作堡垒使用的建筑。在守护安全的同时,它也塑造了客家人保守和“小富即安”的性格。创业是一件要突破自己的事情,老黄发现,是心理学让自己的生命拥有了更多可能性,在爬上一座山之后,还会继续爬更高的山,朝着更加开阔的地方探索。“它让我的生命中不只有围龙屋,还有了一片大海。”

罗辛“阳”了,在2022年12月刚刚开始的时候。他给小县城里的父母打去电话,嘱咐赶紧买点药,以备不时之需。十分钟之后,父亲在药店给他发来微信:太好了,药还买得到。

在语音里听到父亲高兴的声音,罗辛心中除了欣喜,还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滋味。“我没想到他会那么听我的话,我一说他就真的去了。”几天之后,面对屏幕另一边的心理咨询师,他分享了这个故事。小时候那个在家里说一不二的男人,已经不再强势。

从咨询师那里,罗辛知道了当父辈逐渐老去,儿女渐渐长大时,一个家庭里的亲子关系就需要被重塑。从上大学开始便一直拼命逃离父母控制的他,不再厌烦给家里打电话,也不再粗暴地挡回他们的絮叨。

相比于别人如何看待自己,林嫣开始把照顾好自己放在排序更高的位置上。这是她在接受心理咨询之后,发生的变化。她开始留意到周围有些人身上,那种“很自信、很笃定”的能量。

她说起一位女同事,即便不是标准的美女,却浑身散发出超模般的自信,那是一种“毫不犹豫地做自己”的状态。在这之前,林嫣记得,自己似乎更愿意向那些吃得苦中苦、走上人生巅峰的“强者”靠拢。

“这也太美好了,太美好了,她是多么开心啊。”林嫣不无羡慕地脱口而出,“她的能量多到溢出来,和这样的人相处一整天回来,整个人都是快乐的。”而她自己,也并非不可能成为这样的人。

不过,时间过去得越久,云扬就越不认为自己还有做咨询的必要。在第一次尝试的那段时间,她面临着职业选择的困惑,但是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复存在,自己“最近挺快乐的”。遇到讲心理知识的视频,她也会顺手点进去。在这些地方,她学到了自己是“高敏感型人格”。

云扬还是更爱塔罗牌这样的“玄学”。即便在理智上,云扬清楚地知道“这东西真的很傻”,但依然迷恋这种五分钟就能出结果的“短暂快乐”:2023年你的事业运会很好,你的桃花运会很旺,但是要注意以下几点……在这样的时刻,变动不居的生活仿佛有了一个稳定的支点,空虚感散去,人生被希望温柔地环抱着。

张勋继续做着唐蔓的督导。“哪怕失败了,对于我们来说也很有意义,我们至少知道了什么是没有效果的。你的身后也还有督导会帮你去解决问题,你也可以选择转介。”张勋坦言,这句话他在督导中可能已经说过无数遍,“不要怕,去做就好。”

入行的新鲜感渐渐淡去,唐蔓也会感慨,有些时候一个人接受一次心理咨询,受到的触动,可能还不如看一部电影。一个并不总是有效的东西,意义何在?

想得多了,她有了些自己的理解。就好像有的电影可以触动你,有的则索然无味,但还是会一部部地看下去。“有时候,我们也需要接受,有些事物并不一定会越来越好,它会停滞,甚至会倒退。”对于咨询师来说,能不能接纳自己,很大程度也会影响到来访者:一个人,是不是可以慢一点,可以做更多的尝试,即便没有那么多信心,也可以更有耐心。

“你还是可以选择之前的生活方式,但是会带着自己的理解,去选择怎样过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被动地卷入其中,让你喘不过气。”唐蔓仍在摸索。

在关闭朋友圈一年多后,唐蔓选择“解封”。花花世界扑面而来,但她已经有勇气面对这一切。

(文中除黄伟强、张勋、严艺家、李可外,均为化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许诺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刘军

相关资讯

心理咨询:心理咨询的7大原则

心理 心理学 心理咨询 抑郁症 狂躁症 焦虑症 恐惧症心理咨询的基本原则一、助人自助原则:心理咨询是帮助来访者自己解决问题,而非代替来访者解决问题。二、保密原则:来访者与心理咨询师的谈话保密。其中包括来访者到中心接受帮助的事实也保密。但出现

心理咨询≠有病 什么情况下需要做心理咨询?

徐超平。红网时刻1月14日讯(通讯员 姜旭彬)数十年来,人们至今已彻底告别了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快节奏的生活让老百姓不愁吃穿温饱之余,精神生活也有了更高质量的追求。而“心理咨询”也逐渐映入了人们的视野内。“有病才去找心理咨询。”“去做心理咨

“有病才需要看心理咨询”:心理咨询,你不得不知的9个特征

心理咨询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既神秘又令人害怕的,尤其是当你不知该期待什么的时候。神秘于,我们即将向心理咨询师说出的或许本来就是个秘密,从没有对谁说起过;害怕于,心理医生这个词,让人觉得抗拒。去看心理医生就意味着自己被归为生病或者有问题的那

心理咨询与普通聊天有什么区别?遇到困惑,你会找心理咨询吗?

天才少年熟知心理学理论,甚至能反过来分析咨询师的心理,激怒咨询师,却处理不了自己的心理问题。你排斥心理咨询吗?如果遇到心理困惑,你会主动向咨询师寻求帮助吗?今天我们来重温一部心理学电影佳作《心灵捕手》(Good Will Hunting)。

心理咨询是什么?什么样的人需要心理咨询?

  有的时候,会不会有那么一瞬间突然感觉心情不好,想找个人聊一聊,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树洞”去倾诉自己的心事,宣泄自己的情绪。就这样压抑着,烦闷着,心情越来越糟糕,生活越来越无趣。  其实,这些情况都是正常的。现在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不管

什么是心理咨询,心理咨询是一种关爱自己的方式!

说到心理咨询,就联想到心理不正常吗?在美国,接受心理咨询是信心和财富的象征,我们经常从各种电影和美国戏剧中感受到这一点。也许这篇文章可以让你改变。德国著名心理治疗师诺斯拉特·佩塞什基安,指出:那些认为自己心理健康的人不是真正的心理健康人,而

有病才做心理咨询?你对心理咨询可能有一些误解

#益阳市妇幼保健院##益阳头条#随着社会的发展,学业压力的增大,家长的忙碌,儿童青少年的心理问题也慢慢显现出来,孩子们普遍表现出对学习不感兴趣,有的已经出现了厌学,抗拒回到学校。还有的孩子自卑,敏感,不愿意与人交流,有的孩子学习拖拉,注

互联网时代,我们与心理咨询的距离

图/IC 虚拟咨询室里,罗辛看到了自己已经离开十多年的原生家庭,投下长长的影子。不再假装视而不见,重新塑造与父母的关系,成为他决心要做的事情。“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尝试一下心理咨询。”饭桌上,罗辛谈起半年前开始接受心理咨询。话音未落,罗辛突然

工业互联网顶层设计待完善 推动“5G 工业互联网”走深走实丨行业风口

眼下,工业互联网已成为工业制造业落地数字经济的核心手段,昨天,工信部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赵志国表示,将研究制定工业互联网高质量发展指导意见,推动工业互联网规模应用,助力产业数字化转型。顶层设计的完善将如何推动产业发展?哪些公司有望站上风口?

心理咨询成为一种健康生活方式,简单心理完善心理服务生态体系

当下社会的生活与工作压力越发增大,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学习探索自我,舒缓内心压力及情绪,在西方拥有着悠久历史与广泛认知的“心理咨询”服务也逐渐被大众所接受。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日前发布的《2018中国互联网消费生态大数据报告

“只有心理有病的人才去做心理咨询”| 关于咨询的8种误解

我常常发现一些小伙伴对心理咨询存在一定的误解以及想了解更多关于心理咨询的知识。所以想通过今天的文章来对8种常见的误解做出说明、介绍什么情况下可以进行心理咨询以及对心理咨询适用、有效的人群有哪些。心理咨询中常见的8种误解1. 只有心理有病的人

心理学:心理咨询的范围和原则

一、 心理咨询咨询指由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员向来访者提供帮助,其实质是一种职业性的帮助。心理咨询是指用心理学的理论和方法,通过咨询人员与来访者的交谈、协商与指导,帮助来访者解除心理问题,维护和增进心理健康的活动过程。从心咨询的定义可知:(1)

「心理探索」心理咨询真的有用吗?是不是另类洗脑?

心理咨询不是洗脑心理咨询的过程和洗脑是不一样的,洗脑是用外部的压力将特殊的思想强行灌输给来访者,但是心理咨询是以接纳的方式,接纳来访者的观点,在来访者输出的观点帮助来访者察觉自己,认识自己,用开悟的方式认识到自身问题根源所在,并启发来访者寻

如何区别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

【如何区别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健康提示心理治疗在形式、理论基础和关系性质方面与心理咨询类似,但其服务的对象、实施的地点以及对实施者的资质要求是不一样的。版权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

心理学:为什么与朋友聊天不能代替心理咨询?

有些人不愿意寻求专业心理咨询的帮助,一个常见原因是,人们认为心理咨询看起来和找朋友聊天差不多——除了听你吐苦水的朋友并不需要你付钱。但事实上,向咨询师寻求专业帮助和与情谊深厚的朋友倾心交谈,是非常不同的体验。“和朋友倾心交谈可以一扫心中积郁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今日衡水眉笔眼影品牌网马嘉祺歌迷网股市大盘指数分析段子笑话精选戴尔电脑评测网上海机场股票本草纲目资讯网速滑谷爱凌桂圆龙眼网母婴品牌网日语自学网昆明旅游网刘德华歌迷网安宥真歌迷网
夏普电视评测网-夏普是液晶之父、全球第一台液晶电视以及最贵的液晶电视全部出自夏普之手,更值得一提的是夏普的音响效果,堪称震撼。夏普电视的定位很高,它比较注重于高端的消费群体。所以在选择夏普电视的时候,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消费水平来选。电视机目前质量和画质最好的是日本销往欧美和留自己用的日本版、美洲版、西欧版,在日本,以东芝销量和使用口碑最好,索尼次之。
夏普电视评测网 duijifen.cn ©2022-2028版权所有